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我的高中生活(1-29)(轉載)(全文完)



本篇最後由 esb80729 於 編輯



教育部今年開始實行「男女同學共同修習法案」,也就是俗

稱的「椅伴法案」每學期開始會抽籤決定每位同學的椅伴,大緻上的規則是:

兩人共用一個課桌椅,上課時必須採取女上男下疊坐的姿勢;唯有考試時,兩人

可並排共座;戶外體育課及不在原班級教室上課的通識課除外,可於每堂課前自

行決定椅伴。不遵守規定者,記警告或大小過。



剛從返家的公車上下來就突然撞見沒去補習班的女友,竟然和她的椅伴從附

近的便利商店走出來。一路尾隨他們到了女友家,竟看見令我晴天霹靂的一幕。



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由新制上路那天開始有了很大的轉變……



(1)我的椅伴



「號外,號外~~通過了!教育部最新的『椅伴法案』通過了!」走廊上傳

來班上外號叫「癡漢」的同學吳永興的喧嘩聲,班上男女生聽聞也一片譁然。



「太誇張了吧?立委怎麼讓那種法案真的通過了!太過份了吧,以後還要不

要來學校上課?」後面的一群女生嘰嘰喳喳地討論著。



「聽說因爲近年男女不婚、生育率降低的關系,現在很多同性戀甚至無性的

人也不交男女朋友,更不用說結婚生小孩了。」



「那也用不著這樣吧?!真的很誇張哎~~」



女生們哀聲四起,倒是一群宅男同學們都興奮得瘋了:



「太爽了吧,原以爲是那個白癡立委的搞笑提案,竟然真的通過了~~」



「要是可以跟正一點的女同學分到一起就好了!」



「你別肖想了啦,到時候跟三大恐龍坐,你就變『被龍騎士』了。哈哈!」



原本安靜的早自習,頓時變得鬧哄哄的。而我呢,內心則是七上八下,一方

面這種制度真是男生的一大福利,但是對於已經有女友的人來說,又不知該如何

是好。好不容易在高一下學期末才追到了心儀已久同班同學妍萱,最近才給我上

到二壘而已,現在學校突然要改這種奇怪的制度,想到可愛的女友跟別的男生同

坐在一個位子上,就覺得心?酸酸的。



瞄了一眼還坐在另一區的女友,她也跟好友擔心的在討論著。不知道跟老師

公開我們的關系,能不能請老師直接分配我們坐一起?等下朝會就提出來試試看

吧!



「噹噹噹……」上課鍾響,教我們曆史的男老師進到教室,我們私底下都叫

他老吳,他同時也是我們的導師,戴著厚框眼鏡,滿嚴肅的一個人。



「各位同學,今天朝會要跟大家宣佈一個重大消息,議會已經通過『男女同

學共同修習法案』,教育部宣佈由這學期開始施行。等一下講完新規定,會開始

抽籤決定你們的椅伴,並且開始搬椅子換座位,下一節課開始就依新規定的座位

上課。」老吳這麼說著。



「老師,我可不可以跟惠娟坐一起?」阿豪舉手說。他跟惠娟是公開的一對

班對,天天在教室放閃。



「不行!規定就是規定,每學期都要重新抽籤決定椅伴,不能指定跟誰坐,

不依規定者經老師檢舉記一次警告,三次記小過,以此類推。抽到的男女同學爲

本學期的椅伴,兩個人共用一張桌椅,依規定每堂課開始,女生都要坐在男同學

也就是你的椅伴的腿上,兩人要共用課本及筆記,並且每天課後要共同修習一小

時,互相討論教學內容,並補齊另一人沒寫的筆記部份……」老吳說。



「啥?還要一起自修一小時喔,這什麼鳥規定?」同學的抱怨聲四起。



「不要吵!這是教育部的新政策,不服者依規定處罰。另外,如果班上男生

多出一人,最後一女要輪流跟兩男坐,以此類推,反之亦然。還有,體育課外,

通識課程,在別的教室上課的,可於每堂課前自行找好其他的椅伴共座。最後,

隻有考試時才可兩人肩並肩地並排坐同一張椅子,不得偷看對方試卷,其它課堂

時間,依規定就是要女同學坐在男同學腿上。以上規定,有沒有問題?」老吳嚴

肅地說完規定。



大家默不作聲,而我也死心了,連班上公認的班對都不能坐在一起,這到底

是什麼爛規定?現在隻能求老天幫我跟妍萱抽到一對了,雖然隻有二十幾分之一

的機會抽到她,但我相信緣份會把我們綁在一起的。我堅定地看了女友一眼,她

也正在用哀憐的眼光看著我。



「好,沒有問題的話,現在就開始抽籤. 」緊張的一刻來了,老吳拿起籤筒

念道。



「林瑋傑,你跟廖雅欣一組。念到名字的組合,男同學開始把你原來那張多

的桌椅搬到樓下儲藏室放,女同學負責把兩人的東西整到你的抽屜內,馬上開始

動作。」第一組椅伴産生了。



「何戎豪,你跟……」嘩聲四起,沒想到班對這麼快被拆散了,聽到這邊我

不禁擔心起來。老吳不停念著一組一組的名單,我的心也跟著砰砰跳。



「陳忠良,你跟王韻淳一組……」



「幹!」阿良雖然用氣音罵出來,但周圍的人也都聽到了。阿良是我麻吉,

沒想到他抽到了三大恐龍之一,成爲了第一號龍騎士,真爲他感到悲哀。但是再

幾號就輪到我了,也沒空替他擔心。



「許建文。」老師叫到我的名字,空氣瞬間凝結:「你跟吳暐榕一組。」



沒聽到女友的名字跟我連在一起,突然感到心揪在一團,好難受,這代表她

要坐在別的男同學懷?整整一學期了。擔心地看了她一眼,隻見她頭低低的,臉

色好難看,好像快哭出來似的。



接下來,老吳陸續念好了幾組:「何宇民,你跟呂妍萱一起……」



該來的還是要來,女友的椅伴也抽出來了——何宇民,是個書呆子,成績在

全班前五,也算宅男掛的,戴的眼鏡鏡片很厚,還會反光那種,斯斯文文不太講

話,在班上也沒什麼朋友。



這人雖不討喜,但也不讓人討厭,也許女友分到這個椅伴已經是最好的選項

了,至少他看起來滿無害的,不像那些癡漢型的宅男或者是痞痞的小混混。『希

望他會安份點,否則就給他好看。』我心?這麼盤算著。



「最後,吳永興、林政成、應孟真,剩你們三個,依規定就湊成一組。應孟

真,你要輪流跟兩位男同學坐,次序你們自己協調。」



孟真紅著眼眶不知所措的握著她好友妍萱的手。她是我女友的好朋友,也是

個清新單純的正妹,沒想被分到「癡漢」吳永興和他們那掛的林政成一組,成爲

全班唯一「一妻侍二夫」的組合,後來大家都在背後這麼說他們。



就在老吳宣佈完所有組合後,男同學陸續把自己的桌椅往樓下搬,其它班級

也是一樣,整個走廊都是「轟隆隆」的搬東西的聲音。



我無力地拖著桌椅,半路遇上阿良,「馬的,要我給那隻恐龍坐,一定沒到

一節課腿就廢了,我甯可被記警告到集滿三大過,到時候大不了不讀了,老子轉

學!」阿良怒道。



「別傻了,別的學校也一樣執行吧,你就乖乖就範啦!」我這樣回答。看到

遭遇比我慘的阿良,頓時心情好了些。



「對了,你跟誰分一組啊?」阿良問。



我跟誰,剛一時都忘了去想:「好像是吳暐榕吧!」



「靠!暐榕滿正的哎。馬的,這麼爽,你還一臉屎臉是在不滿足什麼?不然

我跟你換。」阿良不平的說。



能換我還真想換,威迫利誘也要跟何宇民那傢夥換回我的可愛女友。不過經

他這麼提醒,我才想起將來這半年我的椅伴——吳暐榕。我跟她之前完全沒有交

集,頂多說過兩三句話,譬如「借過」、「謝謝」之類的。她就像個小大姐頭,

身旁總圍著幾個女同學像跟班一樣。大概是因爲她個性很直,常爲她姊妹們仗義

執言,但在男生眼?,她就是個恰北北的女生。雖然她不生氣的樣子,確實是滿

可愛的,留著一頭及肩的中短發,笑起來很甜,但真的兇起來……唉~~算了,

我不敢再想下去,之後看著辦吧!



回到教室後,也剛好下課了,老師說:「下一節課開始,大家要依規定跟自

己的椅伴坐好,我會嚴格執行。」語畢,下課鍾聲也響起,我趕緊找女友妍萱去

我們頂樓的秘密小基地。



「萱,你還好嗎?不要怕,要是他敢欺負你,我一定找他算帳。」



「還好啦,宇民看起來滿乖的,應該不會欺負我。」



挖哩,都還沒坐一起,就已經叫得那麼親密,突然我覺得酸酸的。



「沒關系,每堂課就這麼五十分鍾,撐一下就過去了,你就當他是椅子,不

要管他就好了,反正坐久了腳也是我們男生在酸,你們女生也不吃虧。」



妍萱聽了我的安撫「嘻嘻」的笑,她的眼睛笑起來真的很可愛,彎彎的兩個

月亮,我忍不住把她往懷?一攬,輕輕地抱著她。輕撫她的長發,一股清新的玫

瑰香味撲鼻而來,在早晨的屋頂,抱著感受著彼此的體溫,特別溫暖。而這原本

屬於我的身體,今後就要被別的男生佔有了,想到這邊,不安的情緒一直湧現,

隻能抱著她,直到上課鍾響。



「好吧,我們也該下去了,至少我們可以期待明天的通識課,到時就可以光

明正大地抱著坐在一起上課啦!」聽我這麼說,妍萱又回給我一個讓人融化的微

笑。



爲不讓人發現,我們先後回到了教室,一到新座位上就看到我的新椅伴怒狠

狠的瞪著我。



「許建文,你跑到哪?去了?都上課了才進來,害我一直罰站不敢坐哎!」



暐榕高聲斥道。



沒想到這學期第一次說話,這小妮子就給我下馬威,想必是想日後騎到我頭

上來吧!看她瞪大了雙眼,我隻能唯唯諾諾的道了歉,然後坐上……屬於我們倆

的座位。不過接下來,換她要緊張了,夏季女生裙子很短,隻能遮到大腿一半,

我用餘光瞄了一眼她白皙透紅的大腿、小腿和白色中筒襪,突然開始覺得這好像

是個德政。



「我警告你不要亂動喔!」暐榕猶豫了半晌,才慢慢?起一隻腳,緊張兮兮

地用手壓著裙擺,跨過我已坐在椅子上的雙腿,然後慢慢地坐到我的大腿上。這

一刻彷彿有一小時那麼久,都忘了現在正要上課,忘了我可愛的女友就坐在斜前

方不遠處。



就在她雙臀貼到我腿上的同時,世界彷彿靜止了。一股溫熱的感覺傳來,已

經夠讓我刺激了,她接著爲了把雙腳並攏,努力地把雙腿擠進已經夠窄的桌椅間

距中,屁屁因此不停在我腿上摩擦著,我彷彿感覺得到她的裙擺內穿著的是點點

碎花的小內褲,或是橫紋的款式,也許上面有個小蝴蝶結,應該是粉紅色的……



想到這邊,我感覺自己下面已經有點反應了。



還好老吳這時進來,檢視了同學們座位的安排後,第一堂課就開始了。本來

讓人昏昏欲睡的曆史課,因爲前面就在我腿上的這個女體而讓人異常亢奮。



開始上課後,根本無心老師在講什麼,我環顧四周,這詭異的情景,女同學

一個個坐在男同學腿上上課,有的是女生抄著筆記,男生探頭在後面看;有的女

生把課本立起來讓後面的人看得到。而我女友呢,她也正坐在男同學的腿上,兩

人身體距離不到五公分,更不用說下面貼在一起的部份。



剛好看到何宇民輕輕點了妍萱的肩膀,在她耳邊細細地說了幾句,妍萱默默

的點頭。然後就看女友微微靠右繼續的抄著她的筆記,她也算是班上用功的好學

生,而何宇民把頭往妍萱的左肩靠,用左手在抄寫他自己的筆記,原來這傢夥是

個左撇子。由我的方向看過去,兩人就像是臉貼臉在一起用功的情侶,一股醋意

油然而生。



但是光氣也不能做什麼,隻好把注意力拉回到我前面這位小姐,她似乎完全

不顧慮我的感受,也沒打算讓我看課本。算了,反正曆史無聊透了,不看也罷。



我無聊得發慌,雙手隻能垂著也不敢碰到她,這時才感覺到,跟她的距離真

的好近,近到我可以透過薄薄的白制服仔細地看到她胸罩扣帶的花紋,它還是淡

淡的粉紅色,『內褲我想應該也是吧?』想到這不禁又有了反應。



她的及肩短發不斷地飄來了茉莉香,這是另一個女生的味道,屬於我的「椅

伴」。想到這?,心理平衡了點。由她的脖子看到,她的皮膚真的好白,好想摸

摸她的大腿,摟著她的小蠻腰,也把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邊呢喃,偷親

一口她白皙的脖子。想到這邊,感覺到我下面真的硬到不行,感覺隔著裙子好像

頂到了她軟綿綿的屁股縫了。



突然發現她的皮膚泛起一陣粉紅色底,該不會她也感覺到了吧?慘了,要是

等下這小妮子當衆罵我變態怎麼辦?她是那麼直接的人。



就在這麼尷尬的氣氛中,第一堂課漫長地進行著。我感覺腿已經麻到不行,

隻好小聲的在她耳邊說:「可以動一下嗎?你的腿,我的腳麻到不行了啦!」



我從側面瞄到她的臉,雖然很可愛,但氣呼呼的嘟著嘴唇,很不甘願的稍微

移動了下身子,把腿稍微懸空?起來。



「這樣可以嗎?」她小聲地問。



「再往後一點……再往左邊一點……」就在我請她變換姿勢的同時,感覺到

她的屁股肉不斷地在摩擦我那根,雖然隔著褲子裙子也夠舒服的了,這是之前和

女友都沒達到的境界。



「到底好了沒?」她不耐的問。



「好了!就這樣,可以坐下來了。」喬好角度後讓她坐下來後,沒想到這樣

的姿勢讓我們下面更加貼合,而且因爲桌椅間距真的很窄,我們的大腿緊緊貼在

一起。她這次坐得更後面些,她的後背都貼到我的腹部了,而我水平翹起的那根

由她的股溝下面穿過,卡在雙腿縫間,龜頭上面頂到一片軟綿綿的東西,該不會

是她的恥丘吧?



想到這邊,感覺它又更往上揚了。我由側面瞄到她的脖子整個通紅,我想她

一定感覺到了,等下下課慘了。



課堂緩慢地進行,雖然我一動也不敢動,但隨著兩人呼吸的起伏,我感覺到

龜頭與那片頂到的軟綿綿不斷地跟著身體的律動細微的摩擦著,真的好舒服,這

就是男女間最私密的部位,最親密的接觸了吧?跟著高漲的情緒,感覺再這樣下

去沒多久它就會爆發。我開始享受起這一切,突然不想這堂課就這樣結束。



但事與願違,「噹噹噹……」下課鍾響!



結束了親密的第一次接觸,結束了這學期全新的一堂課。女生們紛紛站起身

來,遠離自己緊貼一堂課的椅伴,小團體們聚集在一起,輕聲討論剛剛那令人尷

尬的一堂課。



伴著脹痛的下面和麻痺無感的雙腿,我知道,我的高中生活由這個高二上開

始,將會有很大的不同。





(2)通識課和影片欣賞



接下來的幾堂課,也都在這麼尷尬的氣氛中緩慢地渡過,每次下課後,她離

開我身上,我都要等好久讓我發脹到不行的小弟弟冷卻後才敢站起身走動。我就

不相信都沒有人跟我一樣,有誰有辦法可以在這種情況下好好上課。



第三節下課,我拉了阿良去走廊角落問:「欸,你被坐著的時候,下面有沒

有起反應?」



「屁……屁啦,都快被她壓死了,是會有什麼反應!」阿良怒回。



「也是啦,被龍王壓制,要是能有反應也太強了你。」路過的同學說。



「阿良,你不是說你的屠龍刀很猛,阿不會把她刺到飛起來喔?」



「哈哈哈哈……」幾個同學加入我們,在走廊上瞎扯著。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我和妍萱很有默契地約在餐廳見面,終於又到了屬於

我們的短暫時光。



「萱,今天想吃什麼?」



「都可以啊,看你啦~~」



「那……這間好不好,好像很久沒點了?」



「嗯……好啊!」



妍萱是一個十足的小小女人,什麼都要聽我的,而我又常想東想西的考慮太

多,像我們每次中午點個餐都要花個二十分鍾,再加上排隊,常常吃完回去都已

經午休了。好不容易領到餐,我們找了個沒有人會注意的小角落,偶爾互相的喂

食,慢慢享用我們的浪漫午餐。



午休鍾響,才剛好用完餐,我還是讓妍萱先一步回到教室。而當我回到位子

旁時,發現我那椅伴站著靠在桌邊,又用那殺人的眼神瞪著我,要不是午休開始

已經有人在睡覺了,她肯定會破口大罵。



「對不起啦,我剛剛吃太飽,肚子痛去上廁所。」小聲說完,我趕緊入座。



她一臉不悅的又跨上我的腿,經過上午幾堂課,這個動作我們已經很熟悉了,

但是每次都還是很令人尷尬。她一坐下來,上半身往桌上靠過去,就趴著睡了。



『啊,我勒,小姐你完全不管我怎麼睡喔?』我心?OS。



老師也沒交代說中午休息怎麼辦,雖然沒有人盯著,大家也都照著規矩女上

男下的坐著。女生可以趴在桌上當然沒問題,那男生呢?有的背靠椅背、頭往後

仰,枕在後面的桌邊;而有的人就這麼坐得直挺挺的閉目養神,也不知道有沒有

在睡;還有的人額頭輕輕地靠在前面女生的背上睡。



什麼嘛,我還以爲我們男生這麼辛苦地當椅墊,午休時可以抱著前面的女生

睡,至少要有這種福利吧!不過,也沒人跟我想的一樣做,當然我也不敢碰到這

隻母老虎,隻好學著頭往後仰,靠到後面桌邊休息了。不一會我就發現,這樣的

姿勢好像會讓下半身撐起來,而我依舊硬挺的傢夥一樣是穿過她的大腿,頂在那

片軟綿綿的神秘地帶,而且好像貼得更緊密了。



我好想用屁股的力量,在不被發現的幅度輕輕地挺動我的下半身,用龜頭在

她的恥丘縫上磨擦。而且她剛剛坐上來時,好像忘了壓裙擺,也就是說,現在是

小褲褲直接坐在我的腿上,要是剛剛我上完廁所沒拉拉煉就好了。



我悄悄地把手伸到她的裙擺下,輕輕地撫摸她光滑的大腿。我想摸看看她內

褲的質感,於是大膽地慢慢往上滑,碰到了我那幻想中的粉紅色碎花小內褲,忍

不住用小指輕輕勾了蕾絲邊緣,她突然震了一下。



糟了,她不會醒了吧?但是她沒對我在裙內的手有意見,難道她默許我的動

作?我更大膽地用屁股的力量輕輕頂了一下,她沒有反應!於是我接連地用其他

人感受不到的幅度,持續輕輕的頂。我一隻手在裙內輕撫她的大腿外側,不斷地

頂,直到我感覺到褲子有點濕濕的,是我的分泌物?還是,她也很舒服!?



就這樣持續了不知道有多久,就在我覺得快爆發的那一刻,鍾聲又響了。



「噹噹噹噹噹~~」午休結束的鍾聲響起,我抖了一下,醒過來,原來是場

夢。而她好像也醒了,緩緩爬起身來,發現自己的裙擺沒壓好,一離開座位後,

就頭也不回的往廁所方向快步走去。



下午第一堂是國文課,是個三十幾歲的年輕女老師,一進教室她就說:「各

位同學,其實我很不贊成教育部的新政策,所以以後我的課,你們可以不用疊坐

在一起。萬一有督察還是教官來巡視時,再裝一下樣子就好了,老師不會檢舉任

何同學。」



「耶~~好棒喔!還是陳老師好。」女同學們開心的表示贊同,紛紛由男同

學腿上爬起來,改成兩兩並排坐在一起。而我的「她」呢,站起身後一句話也不

說,隻是用手揮了兩下,示意要我坐過去一點先。我想說她這麼久沒坐到椅子,

就起身讓她先坐下,誰知這小妮子一屁股坐下來,隻留了三分之一不到的位置,

我隻好委屈的側坐下來。算了,反正整個上午下來,哥的腿也麻得要死,能夠在

走道上伸展一下也好。



後來發現,有一半以上的女老師都不贊同這規定,因此也不強制執行,所以

我們大概有三分之一的課是不用疊坐在一起的。這樣也好啦,不然小弟弟每節課

都要脹得要死,又不能發洩,要是整天這樣坐下來,放學時下面一定會像生芒果

一樣,沒辦法好好走路。而且我確定很多男同學都有跟我一樣的困擾,像是第二

天的數學課就發生了一件很糗的事。



「吳永興,你們不專心上課在是幹什麼?你給我上台來解這題!」教數學的

鍾老師高聲斥道。



吳永興,就是綽號「癡漢」的同學,也就是一妻侍二夫,女友的好友那組,

他們坐在我們的斜後方,在教室的最後一排。當癡漢彎腰緩步走向講台時,所有

人都低聲竊笑的對他行注目禮,因爲他下面翹得老高,撐了好大一個帳篷。



「笑什麼笑?給我安靜點!」鍾老師比老吳還嚴肅,大家都叫他鍾馗。



那節下課後,我在樓梯間轉角等阿良時,聽到另一邊有一群女生嘰嘰喳喳的

聊著,好像是我的椅伴那一群的。



「你們有看到嗎?那個吳永興好變態喔~~真的很噁心欸!」



「這哪有什麼,你們不知道我後面那隻,汗臭味好重喔,他才噁心咧!而且

偷偷跟你們說,他好像也有翹起來過。」



「真的假的?聽你們這樣講,我覺得我那個好像也有說,我還以爲是皮帶扣

環還是什麼硬硬的東西,一直碰到我屁股後面。」



「那暐榕你呢,你的椅工有沒有硬硬的呀~~」椅工!?蟻工?還真以爲你

是蟻後咧!



「他……他喔,他要是敢,我就把他『喀擦』掉!」她回答。



「幹嘛這樣?至少人家還滿帥的哎!」



一群女生聊起來還真是百無禁忌,但後來阿良來了,我們去福利社就沒再聽

下去。我當時聽她那麼回答,真是不禁抖了一下,不過還好,也不知道她是愛面

子,還是其實沒有感覺到異樣,反正暫時是沒事了。



後來幾天,情況也大緻差不多。隻是我有注意到,有時下課,有些女生並不

會像剛開始一樣,急著從椅伴腿上下來,有時候也會繼續一起坐著,各自滑著手

機或是閑聊什麼的;甚至有些組合還好像有點小曖昧的感覺。而本來討論熱烈的

小團體們,現在下課也比較少聚集在一起,好像大家都開始習慣這樣的上課方式

了。



周四的基礎電腦實習課,是可以讓人自由選擇椅伴的通識課程,終於讓我等

到了!我偷偷傳訊給妍萱,約好早點去電腦教室佔一個靠後面比較隱密的位置。



我們選了倒數第二排靠牆壁的座位,因爲電腦教室很大,多的位子也沒有搬

走,因此即使陸陸續續進來一堆同學,大家也可以坐得很松散。



突然我看到暐榕在教室門口徘徊,好像在找人,後來好像有瞄到我們這邊,

就又回到走廊上去。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找我,突然覺得有點對不起她,也許應該

先跟她說一聲,這堂課沒有要跟她坐,不曉得她會不會找不到椅伴。



結果證明,我應該想多了,過沒多久她就和她們那群姊妹跟她們比較熟的幾

個男生一起進來,他們坐在比較前面的位置。倒是女友的椅伴,那個書呆子何宇

民,不知道他會找誰坐,我看他沒什麼朋友,說不定會找不到伴呢!想到這我有

點得意起來,妍萱是我的女朋友,我們本來就應該坐一起不是嗎?



課堂開始後,發現我選的位子真是不錯,旁邊兩格座位都沒有人。老師透過

麥克風講著簡單的文書軟體教學,這些根本難不倒我,於是我雙手環繞過坐在腿

上的女友,熟練地直接教她怎麼用,之後便讓她接手。女友開心的按著鍵盤試著

做,而我則是放下雙手,環繞她的小蠻腰,雙手輕輕地放在她柔軟的肚子上。



這是我們第一次用這樣親密的姿勢坐在一起,我將下巴輕輕靠在她的右肩,

身體緊緊相貼,聞著她玫瑰香味的長發,雙手感受透過薄薄的制服傳來的體溫。



突然想到,如果也像這樣抱著我的椅伴,不知道又會是什麼樣的感覺?不知

不覺中,我的小弟弟又硬起來了。



而且妍萱剛剛坐下來的時候,好像也沒有注意要壓著裙子,因此現在可以說

是穿著內褲直接坐在我的腿上。我感覺到漸漸翹起的肉棒被夾在妍萱光滑的大腿

間,她似乎也感覺到了,心不在焉的滑著滑鼠不知道在點什麼。



過了很久,妍萱才微微轉頭小聲的在我耳邊說:「文,你……下面,怎麼有

點……那個……」



「對不起啦,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



「我聽人家說,很多男生都會這樣。你……跟她坐的時候,有沒有這樣?」



「當……當然沒有啊,是因爲很久沒有抱你,才會有反應嘛!」我心虛的回

答:「那你呢?何宇民那傢夥有沒有……」



「沒……沒有啦,他才不會這樣。」我還沒問完,妍萱就急著回答。



課堂繼續進行著,老師爲了改用投影幕講解操作,要同學把教室內大部份的

燈關掉。



女友繼續漫不經心的滑著滑鼠,我一隻手在她肚子上輕輕地來回撫摸,忍不

住在她耳邊說:「萱,我腳有點麻,可以動一下嗎?」



「嗯。」



我緩緩挺動屁股,讓大腿可以舒緩一下壓力,但經過姿勢調整,夾在她大腿

中的那根好像頂到她的小褲褲,雖然隔著褲子,我還是可以透過那根感受到她夾

緊的大腿,甚至鼓起的柔軟恥丘。我貪心的繼續微微鼓動著,而她也沒有表示什

麼。倒是她的滑鼠越動越慢,最後甚至停了下來。



肉棒不斷在女友溫熱的腿中微微摩擦,龜頭輕輕地頂在她凹陷的恥丘縫中,

「啊~~萱,好舒服……」我忍不住在她耳邊悄聲說。



「文……這樣……好奇怪喔!」雖然這麼說,她卻沒有要我停下來的意思。



我們的臉輕靠在一起,我可以聽到她的喘息聲,規律且越來越快。我們就這

麼抱著,而裙擺下蓋著看不到的部位,正緩緩地做著私密的摩擦。



「嗯~~」妍萱緊抿的雙唇不小心發出一聲嬌喘,受到鼓舞的我慢慢加大下

半身鼓動的幅度,女友的喘息聲也跟著越來越強烈。突然間,我聽到後排本來沒

有人坐的座位發出一點聲響,我感覺到有人在偷看著,隻好壓抑那股快爆發的沖

動,停下動作來。



「怎……怎麼了嗎?」妍萱輕聲地問。



「沒有啦,我們……還是專心上課好了。」我有點不甘心地回答。



「喔……」女友本來放在桌上的雙手,這時也鑽到桌子底下,輕輕的疊到我

的手上,我們偶爾十指交扣,有時互相摳弄對方的手心,假裝聽著老師的講解,

就這麼熬到下課。但我那股爆發的感覺還是沒有消退,因爲我那根還是從頭到尾

夾在她的腿中,頂著她最私密的部位。



下了課,我先讓妍萱離開,假裝留下來再玩一下電腦才走,其實是下面搭的

帳篷久久不消。等到同學都快走光了,我才敢起身,微彎著腰走回我們班教室。



趁著沒有人注意,我一回到教室就趕快坐回位子上。



下一節的英文課就快開始了,暐榕回到位子上,一坐下來似乎就感覺到怪怪

的,她應該也察覺,怎麼這次一坐下來,那根就已經硬硬的頂在那?了?不過她

也沒拆穿我,依舊自顧的調整姿勢到我們平常習慣的坐姿,我感覺龜頭又頂到她

那片軟綿綿的地方了。



英文老師一進門就宣佈,因爲剛開學不久,要讓大家輕松點,先放一下英文

短片讓大家練習英聽,於是投影幕降下來,燈光又被切暗了。



這樣的環境,馬上就讓我想到了上一堂課,開放的空間,周遭都是認識的同

學,但在昏暗的光線及裙子的掩護下,沒有人會察覺裙底下的正在發生的事。不

過這次不是我的女友,而是已經緊密地坐在一起好幾天,身體很熟悉卻又不熟悉

彼此的椅伴。



不知道爲什麼,下身和她緊密貼合時,那種快爆發的感覺比剛剛還強烈。實

在壓抑不下去了,我想到一招,伴隨她呼吸的律動,悄悄地也挺動我的下半身,

我想這樣應該不會被發現。



於是我維持這樣緩慢的頻率,龜頭在她微凸的小縫穴上輕輕的摩擦,就這麼

磨了很久,感覺我快不行了,好想像抱著女友那樣抱著她,但又不敢碰到她,隻

好上身盡量貼近她,近到鼻子都碰到了她的頭發,傳來發間淡淡的茉莉香。



「我動一下腿喔?」我小聲跟她說。



「喔!」



經過多天相處,我們已經有點默契,當我在動腿的時候,她也會稍微移動,

調整姿勢,而這樣加劇的摩擦,感覺再幾下就能讓我射出來。突然,彼此動作太

大,她差點側滑下去,我趕緊伸手扶著她的大腿,一邊用下身力量將她固定住。



這個動作讓龜頭緊緊地頂入她的小縫穴,感覺連內褲都跟著陷進去了。強烈

的感覺讓我累積多天的沖動一口氣爆發!我感覺到肉棒射得一抖一抖的,持續了

快半分鍾,不知道她有沒有感覺到?



高潮過後,我才發現我的雙手還貼在她的大腿上,好……好光滑,我有點不

舍的趕緊放開。而她白皙的脖子變得紅通通的,不知道是因爲我摸了她的腿,還

是她也感覺到了下面發生的事,希望不是我的精液多到透過我內褲和制服褲,也

把她的內褲弄濕了。



想到這邊,還有剛剛那大腿的光滑手感,剛軟掉的小弟弟好像又站了起來,

不過,之後我也不敢再動,就這樣撐到了下課。鍾響後,她迅速起身,壓著裙擺

又快步往廁所的方向走去。







(3)和她的轉變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不敢再造次,因爲我自己也知道,上次實在太過份了,

盡管她沒跟別人說,也沒有對我破口大罵,但誰知道會不會再一次就超過她的底

線,引起她的大爆發。



盡管每堂課還是跟之前一樣的情形,等她一坐下來沒幾分鍾,我的小弟弟就

會興奮地翹起,緊緊貼合在她的襠部,不過我都一次次忍下來了。這一忍就忍了

快兩個禮拜,心想等下次通識課就可以跟妍萱繼續上次未完的事,誰知道,後來

幾次旁邊都有坐其他人,沒有辦法做太超過的事。



而我跟她的關系,還是和一開始一樣,沒什麼話說,每次下課鍾響,她就會

離開位子,去找她的姊妹們聊天。但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讓我們的關系開始

有了改變。



那天一早她第一次坐下來時,我的小弟弟照例沒多久就翹了起來。但當時我

就感覺到好像有什麼不太一樣,好像是內褲變厚了?不對,難道我頂到的是傳說

中的衛生棉?



那天早上的課,她好像都上得心不在焉的,筆記有一下沒一下的記,跟她平

常積極的樣子差滿多的,看樣子應該是那個來了沒錯,非常的不舒服。



到了下午的國文課,她甚至一度痛到趴在桌上,身子微微發抖,好像非常難

過。我聽我老姐說過,女生生理痛的時候,熱敷肚子可以稍微緩解不適,於是我

先快速的搓揉雙掌,然後小心地繞過她的腰,輕輕地放在她的肚子上。



「聽說那個來,熱敷肚子會比較舒服喔!」我在後面小聲地說。



她也沒有表示什麼,繼續微微地發抖。看她這樣不舒服,我的小弟弟剛剛早

就消了,隻覺得女生真的好可憐,每個月都要承受一次這種不舒服的感覺。



「許建文,吳暐榕她怎麼麼了?」陳老師注意到了,關心的問。



「老師,她好像感冒發燒,很不舒服,應該躺一下就好了。」我知道女孩子

好像都不喜歡被知道生理期來,於是幫她撒了個謊。



「暐榕,如果你很不舒服,趕快去保健室拿個藥吃一下,順便在那邊躺著休

息,過兩節課好一點再回來上課。許建文,你陪她一起去!」陳老師是少數大家

都喜歡的老師,平常對同學們都很好。



她拖著虛弱的身子緩緩起身,往樓梯走去,我默默跟在後面。下樓梯時,看

她路都走不穩,趕緊搭著她的肩扶著。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她的個子也沒多高,

因爲她平常給人一種盛氣淩人、小大姊頭的感覺,所以才會有那種她應該在女生

當中個子算高的錯覺。



「叩、叩、叩……」我敲了幾下保健室的門,發現沒人在,便自己開了門讓

她進去,引她到保健室的木床上躺下後,馬上就離開了。



我跑去福利社買了罐可可,又趕緊回去保健室。一進門我就被定住了,因爲

我看到,她雙手摀著肚子,讓原本寬松的制服上衣緊貼在她飽滿的上圍,讓她渾

圓的胸部曲線展露無遺。原來這小妮子也這麼有料喔,看似好像比女友的C罩杯

還豐滿。



我悄悄的往前幾步想再看個清楚,才發現她眉頭深鎖,身體仍在微微顫抖,

哎呀,人家都這麼不舒服了,我竟然還在想這些有的沒的。接著我輕輕戳一下她

的手臂說:「欸,你要不要喝這個?」



「你不是回去教室了嗎?」她虛弱的回答,沒想到她這樣柔弱的聲音還滿有

女人味的。



「沒有啦,我聽說那個來,喝一點可可也會比較好。吶,這剛剛去福利社買

的。」我把飲料遞給她。



「白吃喔,是要熱的可可啦!」她一接過飲料,就用比較大的音量回我,好

像病都好了。



「你不要喔?那還我。」我作勢搶回飲料。



「算了,我剛好有點渴。」說著,她就「咕嚕咕嚕」地開始吸著吸管,水靈

的眸子一眨一眨的看著我,發現我也還盯著她,兩人都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



突然發現,雖然我們每天都緊密的坐著貼在一起上課,但這還是兩人第一次

獨處。現在的氣氛,好像比她第一次坐上我的腿時還要尷尬。我腦子轉呀轉的,

過了半晌也想不到可以跟她聊什麼。



突然她開口了:「欸,爲什麼你通識課都跟妍萱坐啊?我……我的意思是,

她怎麼願意跟你坐?」



「沒有啊,就上學期後來發現跟她住得滿近的,有時上課路上會遇到。她算

是少數班上我比較熟的女生……」



「嗯……」我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她一聲嚶嚀,看到她扶著肚子,好像比剛

剛還不舒服。



「怎麼了,又痛起來了喔?」



「好像喝太冰了……」



我趕緊接過飲料扶她躺下來,在保健室翻箱倒櫃,找了件毯子幫她蓋上,然

後靜靜地坐到另一邊的木床上去。



「你還沒要回去喔?」她說。



「等下好像要寫作文,我最討厭作文課了,剛好可以在這摸魚也不錯。」我

假裝滑著手機。



之後我瞄到她,闔上雙眼休息,嘴角似乎有抹微微的笑意,看起來很安心似

的睡了。



經過那次之後,我們終於開始有些對話,而且她也開始會問說,坐這樣會不

會擋到我看課本。我們後來漸漸達成一種默契,她會將身體微微向左偏,讓我可

以從她右邊看的到課本,而我怕她歪著一邊不舒服,有時左手會扶著她的腰當支

撐。



而且她後來也都會將每天整理好的課本筆記讓我帶回家抄寫,沒想到這小妮

子看起來粗枝大葉,寫起字來其實滿秀氣的,而且她的筆記本還都香香的。她的

課本和筆記內,重點和內容都整理得有條有理,很難想像她其實在班上,功課也

隻是算中等而已。當然,還是比我這個後段班的好多啦!隻是她的數學實在讓我

有點看不下去,筆記上的方程式都亂導一通,也不知道在算什麼。



有天數學課,鍾馗在台上講著式子,她一邊埋頭跟著在算,我好奇地把頭往

前多探了點,想看看她到底又在算什麼,沒想到餘光瞄到她寬松的白色制服領口

?面穿著的蘋果綠胸罩。這種淺綠色的內衣,如果是白皙的女孩子穿起來,會更

顯得皮膚的白。



我忍不住將目光焦點轉到它們上,那對胸部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著,白皙

的乳肉緊緊地被胸罩包裹著,因爲滿漲而形成一道深溝。而這麼近的距離,讓我

可以看到飽滿的胸部上微微冒出的青筋。



『如果能用手指戳戳看有多好,應該像布丁一樣「ㄉㄨㄞㄉㄨㄞ」的吧?』

想到這邊,我下面馬上又充血脹到百分之百,原本已經貼在一起的私處,因此又

頂得更緊了。



忽然我聽到老師在說:「接下來這題,換36號上來做。」



……



「36號是誰?還不上來!」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她突然就站起身舉手說:「老師,他的腿被我壓得不能

動了,我來幫忙算。」誰知道她上台後,在那站了半天也擠不出一行式子。想當

然被老師罵著下台,有些同學還沒好心的偷偷竊笑。



等她坐回來後,老師繼續解著式子,我也不好用說的,於是拿了筆,在筆記

本上的空白處寫:



『你幹嘛逞強?』



『還不是某個白吃,要是你跟吳永興那個變態一樣走上去,我也會跟著丟臉

耶!』她用力地也在空白處上刻著。



其實我知道她是想幫我,所以接連在本子上回應:



『對不起啦!』、『謝謝你!』……她也都沒再理我。



不知道怎麼辦,我隻好繼續幫她把這題的答案在筆記上寫完,然後又在空白

處寫下:



『好啦,以後數學都交給我,誰叫我的椅伴是個數學白吃。』



「噢~~」我不小心叫出來。她還是沒有寫字回我,倒是直接在我腿上用力

的捏了一把。



之後的數學課都改由我來抄筆記,而這樣的姿勢,也讓我上半身可以名正言

順的跟她緊靠在一起,左手扶著她柔軟的細腰,呼吸著她發際傳來的淡淡茉莉花

香。而且經過這次,也證實她其實感覺得到我硬挺的小弟弟,而且也默許它這樣

的反應,所以之後我也就更放膽地讓我們的下半身及私處貼合得更緊密了。



這禮拜第二次的數學課,老師一上課就說要小考,測驗上次教的內容,如果

五題?有三題不對,就會被叫出去體罰。同學們紛紛改爲考試時坐法,通常是女

生在左邊,男生在右邊,兩屁股擠在小小一張椅子上,各自寫各自的試卷。經過

這幾周的體驗,大家已經很習慣了,而老師會在講台上盯著同學有沒有偷看隔壁

的答案。



考的都是前幾天課堂上教的,我很快就寫完了。轉頭偷瞄這小妮子,慘,隻

勉強擠出了兩題的答案,當然還是超簡單的那兩題。我看她一臉不安,拿著筆一

直沒辦法再寫出半行字,猶豫了半天,好像那張紙是她的賣身契一樣下不了筆。



我偷偷的頂她的小腿,把我的考卷稍微推過去,她小力的搖搖頭。



我用極小的音量說:「快點啦,再抄一題就好,不然等下被叫去跑操場。」



她依舊不爲所動。



「我幫你看著老師了,如果他轉頭到我們這邊,我再踢你一下。」聽我這樣

說,她才開始動筆。



改完考卷,所幸她沒有跟其他成績後段的同學一樣,被叫去跑操場,因爲這

次加碼到三圈,對女生來說是很大的挑戰。



後來趁著空檔,我又在本子空白處寫著:



『嘿嘿,救你一命,要怎麼報答我啊?』



『你想怎樣?』她頓了一下才回。



『你要答應給我做一件事。』



『幹嘛?』



『你先答應我嘛,而且等下不能捏我。』她猶豫了很久也沒回筆。



『那我當你OK啰!』我頓了一下,然後繼續寫:



『國中的時候我都看到班上喜歡的女生被彈肩帶,我都沒有彈過,你可不可

以讓我彈一下?』



『白吃』,她寫了好大的兩個字。



我看她也沒有拒絕,就悄悄地在背後隔著制服拉起她今天穿的淡藍色胸罩的

肩帶,「啪!」好大一聲,肩帶彈在她背上。



「要死喔,被人家聽到了啦,這麼大力。」她氣得直接說,用平常兩倍大的

力量又捏了我一下。



隨著我們越來越熟悉彼此,有時下課,她也不像以前一樣會急著從我的腿上

爬下去,有時候會繼續坐著整理剛剛課堂上抄的筆記。有一次我腳真的麻了,就

跟她說:「欸,起來啦!你很重欸,是不是變胖了?」



「啪!」她一巴掌打在我大腿上,「好呀,你今天下課就不要拿我的筆記回

去!」她負氣地說。說歸說,下課她還是讓我把她的筆記帶回去了。我每次在家

寫到一半都覺得好笑,空白處到處是我們瞎聊的內容。



『你看,阿良跟那隻恐龍是不是很速配?』



『你怎麼這樣,陳忠良不是你好朋友麼?』



『喉~~你這樣說,你也承認她是恐龍了吧?』



『你們男生真的很賤欸,人家韻淳也是個好女孩好不好。』



不過看了半天,出現最多的字,不是『笨蛋』就是『白吃』。這小妮子到底

是有多不爽我啊!雖然這麼說,但每次晚上在家讀書時拿著她香香的筆記本,總

會想起她假裝生氣的側臉。真的,還滿可愛的。



有一天英文課,老師用投影片上著課,教室燈光比較暗,她小小力的在我身

上伸了個懶腰,懶洋洋地小聲說:「欸,人家肩膀好酸,幫我按一下好不好?」



「不要!」



「怎麼可以這樣,我抄筆記抄得很累欸,你隻負責數學就好,其它都我在弄

吶!」



「好啦~~」其實我早就想趁機偷偷摸她身體的其它部位了。



當我雙手碰觸到她的肩膀時,她身子微微的震了一下。我先用手掌輕輕按壓

她的肩膀,透過薄薄的制服,又感受她的體溫。由肩膀往外按,慢慢按到手臂,

再慢慢回到肩膀,我逐漸施加力道,同時,我們早已緊貼的私處也隨著施力的頻

率,悄悄地廝磨著。



接著我往下按到她的背部,手指按到胸罩背後的扣帶,讓我想到她今天穿的

好像是那件蘋果綠。我慢慢用手指關節由背部往兩側穿過去,按到她的腋下後側

的軟肉。好想就這樣繼續往前按,穿過她的臂膀下,雙手繞到前面,連著薄薄的

制服一起擠弄那包在蘋果綠內衣下的柔軟胸部。



「嗯~~」她發出一聲嚶嚀。



「怎麼了,會痛喔?」我還在按她腋下後側的軟肉。



「很癢欸!不要按那邊啦!」



我隻好接著按回肩膀,然後慢慢往上到脖子。我用左手將她的及肩短發由右

側輕輕撩起,撥到左邊,掃過她耳後時,身子又震了一下,這邊好像是她的敏感

帶。我用右手拇指和食指輕輕的撫壓她兩耳後的肌膚,隨著身體的律動,我們的

私處也不停在裙擺下摩擦,雖然隔著褲子,我又感覺到龜頭頂到了凹縫處。就這

麼隨著按壓的頻率,在狹長的恥丘凹縫上上下下的摩擦,我聽到她的呼吸聲和我

一樣規律,而且越來越快。



我靠到她頭發被我撥到耳後的右耳問:「這樣舒服嗎?」



「嗯。」她用小到快聽不到的鼻音回答。



我實在很想像上次一樣不顧一切地爆發出來,但我很怕她會真的生氣,我們

之間的關系好不容易有了改變的。想到這邊,我忍著把沖動又壓抑下來,就這樣

慢慢地按壓,輕撫她的肌膚,慢慢地廝磨我們的私處,這樣就足夠了。



那節下課後,開了燈,我才發現她的白皮膚又透著一股誘人的粉紅色暈底。



她微微轉過身,側臉對著我,「等下通識課,你又要去找你的小情人厚~~」

她帶著兩頰的紅暈說。



「什麼小情人……」我尷尬地回答。



「你到底追到人家了沒啦?很遜欸你!」



「你到底要不要讓我起來啦?」我趕緊轉移話題。



「喔,急什麼嘛?去去去,祝你成功~~」她邊說邊從我身上爬下來。



我有點心虛,怕妍萱會看到我們下了課還坐在一起,還好她已經先一步走出

教室了。我還以爲我跟她一些親暱的小動作不會被坐在前面的妍萱察覺,誰知道

這陣子發生的一切,都被坐在後面的同學看在眼?,也成爲日後我們關系生變的

主因。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