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OL媽媽原來是性奴



我的媽媽叫張漫,今年43歲了,身高166,體重55公斤,是一家廣告公司的業務經理媽媽原本就是個美人胚子,加上工作需要,稍微打扮以后既性感又有幾分風騷。平時媽媽上班都是穿短裙套裝制服,媽媽非常喜歡肉色絲襪,各式各樣的很多條還有許多漂亮性感的內衣。



爸爸和媽媽離婚6年了,離婚以后一直是我和媽媽一起住。



三年前一天下午,我在家沒事干,無意間翻媽媽的手提包,發現里面有兩個避孕套,還有一個媽媽的蕾絲內褲,上面還帶著粘液,還有半瓶潤滑油。



我的小弟弟立馬就硬了起來,我把媽媽的內褲套在雞巴上,撸了幾下就射在媽媽的小內褲上了。我連忙收拾好,回過神來我才想到媽媽肯定在外面被人操了,我很好奇是誰操了媽媽。



過了不幾天,媽媽下午打電話回來說晚上加班,讓我自己在家吃飯,我在家吃完晚飯以后越想越不對勁,下樓打了輛車就到了媽媽的公司。



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接近8點了,天已經很黑了。媽媽公司的辦公室全都沒開燈,只有他們經理辦公室有微弱的燈光。



隨著越走越近,我開始聽見屋里有女人呻吟的聲音。我開始緊張起來,不會真的是媽媽吧?我悄悄走到門口,透過虛掩的門看進去,果然是媽媽。



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媽媽正跪在地上,上身只剩一件黑色的胸罩,下身絲襪已經被拉破了。雪白的屁股正對著我,黑色的丁字褲正勒在一根碩大的按摩棒上,嘴里正含著她總經理劉總的雞巴,用力的吸著,嘴里不停著喊著:「啊……啊……好舒服……啊……我的騷逼好爽……」劉總抓著媽媽的奶子笑著說:「你這小母狗真是騷,就這幾下就不行了,怪不得操過你的幾個朋友都說抽空還想試試。」媽媽一邊舔著雞巴一邊撒嬌說:「人家的小騷逼就是給你們操的嘛,你們想怎麽玩就怎麽玩……」原來媽媽不止被一個人操過。第一次看到媽媽原來是這麽風騷,簡直就是個騷貨!我看著媽媽赤裸的身體,套弄著我早已硬得不行的雞巴,不一會就射了出來。



劉總好像也快要射精了,在座位上站起來搬著媽媽的頭,使勁把雞巴插到媽媽的喉嚨深處,開始了射精射。精持續了接近5秒鍾,然后拔出黑黝黝的大吊,讓媽媽把上面殘留的液體全都舔干淨,然后讓媽媽全都咽了下去,問媽媽:「哥哥的精液好不好喝啊?」媽媽呻吟著說:「哥哥的精液太好喝了我每天都要喝」劉總拿著媽媽騷穴里插著的按摩棒快速地插著媽媽說道:「你這小騷貨,還沒喝夠啊?這周六王總來玩到時候給你雙份的喝。」隨著劉總動作頻率加快,媽媽的呻吟聲越來越大。終于媽媽的高潮到了。媽媽趴在地上,氣喘籲籲地呻吟著。劉總將按摩棒從媽媽的下面拔了出來,媽媽的陰道里開始流出大量的淫水。



我看他們做完了怕被發現,就連忙回了家。我到家以后20分鍾媽媽也回來了,看上去跟什麽也沒發生似的。當天夜里我想著媽媽淫蕩的樣子射了3次。



周六的時候,媽媽沒去上班。我問媽媽怎麽沒上班,她說上夜班。我突然想起來那天晚上劉總說王總要來,下午早早地吃完飯,媽媽便回房化妝打扮。我想媽媽肯定是去公司跟兩個流氓做愛。



媽媽穿著一條絲質的單肩迷你短,裙蕾絲邊的肉色絲襪。絲襪上緣和短裙邊之間露著雪白的大腿。我想媽媽是做好準備被兩人爆操一番了。



不一會媽媽就要出門,我緊隨其后跟著媽媽到了單位。媽媽並沒有去辦公室,而是去了公司后面的假山。難不成媽媽要打野炮?



只見媽媽找了一塊石頭后面草長得很旺盛的地方坐了下來,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劉總和一個健壯的中年男人便走了過來,我想著就是王總吧。我從假山后面繞到緊挨著媽媽的樹后面。



王總一見到媽媽便說:「小騷貨想我了嗎?」



媽媽撒嬌道:「你真壞,人家下面都濕了你說想不想啊?」說著便和兩個人接起吻來,一邊接吻一邊脫去衣服。媽媽里面穿著一套白色的性感內衣。



劉總突然笑著說:「咱們的小母狗怪不得下面濕了呢,原來塞著跳蛋呢。」媽媽竟然從出門下面就塞著一個跳蛋呢!媽媽拿出跳蛋,蹲在兩人之間,開始親吻著兩個雞巴。隨著雞巴越來越硬,我發現王總的那里真是驚人,就好像a片上歐美人的那麽大。媽媽像品嘗著美味佳肴一樣品嘗著兩個肉棍。不一會,王總走到媽媽后面,抬起媽媽的屁股使勁一挺,整只大雞巴沒入媽媽的肉洞里。媽媽忍不住「啊啊」叫了起來,嘴里還含著劉總的雞巴。



兩人一前一后插著媽媽的小嘴和小穴。大概過了十幾分鍾,兩個人換了位置,劉總開始操媽媽的騷穴,王總又讓媽媽口交起來。



剛換過來媽媽已經到了第2次高潮,呻吟聲越來越大,陰道里不斷滑出白漿。



劉總越插越快,媽媽爽得喊了出來:「操我……啊……啊……使勁操我的騷逼……好老公……操死我……啊……」眼看劉總要射了,劉總忙把雞巴放到媽媽的嘴里,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噴射到媽媽的嘴里,媽媽一飲而盡。



王總開始瘋狂地用他的大雞巴抽插著媽媽的騷穴。王總的大雞巴不光大,持久力還好,快速地插了媽媽上百和回合。媽媽的叫床聲直接連了起來,媽媽竟然失禁了,陰精噴射了出來。王總終于要射了,他把雞巴放在媽媽嘴里,射精持續了足足有十幾秒,射得媽媽滿嘴都是。媽媽最愛的精液一滴也沒浪費,全喝了下去。



我本以爲結束了,兩個人休息了5分鍾又開始了第二輪。第二輪Lun奸以后他們倆把精液全射在了媽媽的騷逼里,然后脫下媽媽的內褲塞住了媽媽的騷逼。



劉總說:「小騷貨這次給你塞緊,晚上回家也不能拿出來,后天去你家調教你這小母狗的時候要檢查知道嗎?」媽媽連忙答應。



今天晚上媽媽經曆了7次高潮,回家連內褲都沒穿,躺在床上就睡著了。我來到媽媽房間,第一次這麽距離看著媽媽的下面,肉洞里隱隱約約還能看到塞進去的那條白色蕾絲內褲的花邊。我輕輕地舔了幾下,媽媽的陰唇將精液射在了媽媽茂密的黑森林上。



第二天,媽媽中午才起床。下午跟我說她要去外地一趟,讓我去叔叔家住兩天。我知道是媽媽的領導要來我家調教媽媽,很痛快的就答應了,說去同學家住,但是我沒去。



我趁媽媽出去買東西,把家里每個房間都安上了攝像頭,然后我在樓下賓館開了個房間。我打開電腦監視著家里的每個角落,媽媽原來是去買情趣內衣。一回到家,媽媽洗完澡就穿上了剛買的黑色镂空內衣,然后把屁眼里插上了一條狐狸毛做的小尾巴,脖子里戴上了一個項圈。



不到8點媽媽就睡了。媽媽要提前睡,好接下來這2天一定很累。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起床,打開電腦。媽媽還沒起床。過了半個多小時,媽媽起床準備著。



大約早上9點半左右來人了1、2、3、4、5……來了5個人。劉總王總還有媽媽的3個客戶。領導幾個人一進來媽媽便真正成了性奴,只見媽媽趴在地上,像母狗一樣爬著走,肛門里插著的小尾巴還一晃一晃的。



劉總坐在沙發上問媽媽:「小騷貨前天晚上給你塞到逼里的內褲拿出來了嗎?」媽媽說:「沒有還在里面塞著呢。」王總在茶幾上拿過來一個茶杯,手指頭扣進媽媽的肉洞里,拉出了媽媽塞了一天兩夜的小內褲。內褲剛拿出來媽媽陰道里的精液和媽媽的淫水混合物就淌了出來。



王總把茶杯放到媽媽的小穴口將這些液體全收集到茶杯里,然后遞給媽媽說:



「來先潤潤嗓子。」



媽媽拿過茶杯,將里面兩個人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全喝了下去。然后劉總笑著說:「來咱們開始吧,一會有你喝的,放心吧!」接著,媽媽趴在地上翹著屁股。只見媽媽的客戶從包里拿出來5瓶農夫果園和5只超大的注射器。原來他們是要先給媽媽灌一下腸。



5個人每人一個注射器,分別往媽媽的肛門里注射農夫果園。注射到第3瓶的時候媽媽有些受不了了。他們讓媽媽把屁股又抬高一點,晃了晃媽媽的屁股,接著又注射了起來。



總共在媽媽屁眼里注射了4瓶,開始準備讓媽媽發射。只見一條黃色的水柱從媽媽的屁眼里射了出去,直到最后一滴出來。然后王總往媽媽屁眼里擠了半只潤滑油,開始用手指頭插媽媽的屁眼。接著是劉總,接著是媽媽的客戶,每人一個手指插進媽媽的屁眼。



插了一會以后,他們脫掉褲子,媽媽開始給5個人口交,硬了的開始插媽媽。



只見媽媽屁眼里插著雞巴,騷逼里也插著,嘴里含著一只,兩只手里還各有一只。



就這樣不停地換人,一輪又一輪干到下午6點多。



幾個人開始吃飯,媽媽吃的是塗上精液的切片面包。吃飯的時候幾個人打電話又約了幾個朋友,陸陸續續又來了7個。但是后來來的人都是抱起媽媽就開始操,操玩以后就走了。



淩晨1點多鍾,不知道誰提議讓媽媽穿著情趣內衣去樓下撒尿。只見媽媽滿身精液去樓下撒了尿,又趕忙回到家。



幾個人開始困了,然后用狗鏈把媽媽栓到陽台上睡覺去了。



第二天早上8點多鍾開始陸陸續續起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去操我媽。一輪以后他們把媽媽M型綁在沙發上,騷逼里和屁眼里各塞了一只按摩棒,給媽媽帶上眼罩,沒關門就走了。



到下午三點多,媽媽被兩個送快遞的,一個送報紙的,和三個修電梯的以及鄰居和8個物業人員各操了一次。



到了快4點的時候突然來了3個人,很面熟,原來是我同學,看我沒去上課來我家找我。同學一進門就說原來他媽媽這麽騷,3個人Lun奸了媽媽兩輪還不想走。



我實在忍不住了,沖了回去。回到家的時候媽媽還在浪叫著,我一把拿下媽媽的眼罩說:「媽媽你怎麽這麽騷啊?你知道今天多少人操過你了嗎?」媽媽愣住了,緩過神來以后媽媽沒多說很多,媽媽說:「兒子你也看到了,媽媽就是個騷逼、騷貨,媽媽的逼就是賤,我們領導快回來了,你帶你同學趕快走,媽媽答應你們,以后你們想怎麽操我就怎麽操我,好嗎?」我也答應三個同學以后隨時能來我家操我媽,他們才依依不舍地回去。



晚上7點多,他們回來說要帶媽媽去中心廣場玩。他們讓媽媽裸體穿上護士服,讓媽媽坐公交車去,然后把硬幣插到媽媽的騷逼里,讓媽媽上車以后再摳出來投幣,媽媽一上車就被幾個色狼盯上了,晚上這條線人又多,媽媽時不時地就感覺到一根肉棒插進,射完以后又一根。明知道我就在旁邊還被不知幾根雞巴操了一路。下車的時候,媽媽腿上的精液一直流到腳踝。



到了中心廣場幾個人正在等著媽媽,劉總掀起媽媽的裙子看了看,問媽媽:



「小騷貨路上爽不爽?這次的任務完成了,一會你休息一下就可以回家了。」接著他往媽媽下面又塞了個硬幣,回家路上媽媽又被不知幾根大雞巴操了一路。



從這以后,媽媽在公司要被領導操,回家以后被我和同學玩。



媽媽說從5年前她就和她領導開始了。她剛到這家公司的時候,每天的工作就是趴在地上任領導的兩腿之間給他口交。后來公司來客戶晚上會開房間讓客戶舒服一下。第一次被Lun奸是在一家ktv,被3個客戶Lun奸了兩輪。后來劉總上任以后媽媽就徹底成了他的性奴。



以前的時候媽媽出發去外地就是跟劉總參加淫亂派對,就是那時她喜歡上了被Lun奸的快感。后來劉總和王總經常帶著朋友Lun奸媽媽,這事發生以后媽媽變得更加風騷,時不時會去外地爽幾天,接受調教,每次去都要有十幾人或者幾十人操過她。



媽媽還在路邊冒充野雞,花30塊錢就可以在路邊的草坪里操她的逼。有時到了陌生的地方,媽媽會對著車窗外大叫:「我是騷逼我要大雞巴操我!」甚至有時還會對著窗外摳自己的逼。



同時我的同學已經有60多個人操過媽媽了,而我常常帶著媽媽外出暴露,在我家樓道里,小區里,馬路上,公交車上,商場里,教室里,學校操場上,只要是我和媽媽在一起,媽媽就不能穿內褲,只穿一只小短裙,隨時讓我操她的穴,也方便路人欣賞她的騷逼。



【完】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